服务费最高12988元,这款APP“拯救爱情”年入上亿!有女士慷慨付款

近一年来,90后女孩刘茵(化名)为失去的一段感情发愁,偶然接触到一款声称可以提供情感挽回服务的“小鹿情感”APP后,在对方高成功率的承诺下,刘茵通过花5800元下单购买了挽回服务。

起初的48小时内,“情感导师”热心主动,刘茵填写了双方的信息资料,导师要她耐心等待消息。此后的十多天里,刘茵多次催促没有收到实质进展,她要求退款,平台以超过48小时为由拒绝。

5800元购买高端挽回服务  没有实质进展却无法退款

▲2019年12月26日,长沙,90后女孩刘茵(化名)讲述自己花费5800元购买小鹿情感挽回服务的经过。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肖鹏

刘茵介绍,她与前夫由于性格不合等原因离婚,但自己仍旧希望挽回这段感情。

2019年9月,她无意中发现一段广告,称可以提供情感挽回服务,并且有许多成功案例,随后她下载了“小鹿情感”APP。

飞扬情感团队“导师”安东告诉她,只要配合“导师”,成功率非常高,挽回率98%,一个周期可见效。安东说,他们有专业的分离导师帮客户操作。刘茵问:我微信被他删除了,除了电话可以联系。安东回复:可以的,你把电话发过来就可以。剩下的我们分离师来操作。

刘茵请求安东介绍类似案例,对方回答:我们跟学员都是有保密协议的,不可以泄漏学员隐私,无法发给你。安东介绍,挽回分三步走,第一步修复印象,第二步情感复燃,第三步是二次吸引。

导师安东对刘茵表示,“我们会教你操作,只要你听我们的话就可以了。你跟我学习后,我随时都可以(安排课程)。你现在都不是我的学员,很多技巧没法告诉你。”

通过与“导师”初步交流后,2019年10月26日,刘茵花费5800元在“小鹿情感”平台购买了“破镜重圆(高端挽回)”服务,服务周期30天。

▲刘茵花费5800元购买的高端挽回服务。受访者供图

刘茵下单后,付费却是通过“导师”微信私下发来的二维码支付的,“他说,他会把我的信息添(平台)上,并且在平台看到订单”。整个过程中,既无合同,也无发票。出于对平台的信任,刘茵还是付费了。

在付款后的48小时内,“飞扬情感”团队“导师”安东建了4人微信群,“导师”安东是群主,除刘茵外,还有2名冠名“小鹿”字样的微信号。

就这样,刘茵开始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学员经历。首先,安东要求刘茵填写了学员资料收集表,并向她介绍,他们的分离师已经开始工作。

在最初的48小时里,安东主动报告进展,嘘寒问暖,并告诉她耐心等待。在付款2天后,刘茵慢慢发觉到了异样,进展的情况需要其本人询问,安东才回复。

刘茵表示,付费2个多月,“导师”只是加了微信,向她发来了几张涉及前夫的图片。询问挽回进展,安东说,要用绝招就可以挽回,但此项服务需要另外付费。刘茵认为,自己被骗了。

2019年11月21日,记者联系到小鹿情感北京办公室,求证刘茵所反映的情况,对方工作人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但工作人员称会与当事人取得联系。

刘茵当天收到小鹿情感平台答复:经核实,用户提供的凭证及我司调查中,团队未有违规行为。另外,用户退款请求早已超过协议规定的48小时,因我司考虑到用户还未超过规定的服务时间,帮用户争取到最高退回2800元的关怀性补偿金额。无法满足其他的退款请求。

▲刘茵多次向小鹿情感申请退款,对方以超过48小时为由拒绝,记者介入后,平台同意退款2800元,随后被刘茵拒绝。受访者供图

多个团队被投诉  多名投诉人称被骗

“小鹿情感”号称国内最大的在线情感服务龙头。“他是抓住你在最脆弱的时候,让你给钱而已。”湖南省律师协会婚姻家庭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主任万薇认为,通常来说,小鹿情感用户大多是在不适合做决定的情况下完成付费,这种行为是非常恶劣的,并且交易无合同,所谓的“复合”也无法进行量化。另外,小鹿情感的宣传中多数存在通过矮化女性,贬低女性尊严,并且无条件迎合男性的情形,同女德班无异。

记者注意到,仅在21CN聚投诉平台,关于小鹿情感的投诉累计高达521条。超半数投诉者认为,小鹿情感存在虚假、误导宣传和诱导消费的问题,其次多为霸王条款、不予退款等问题,涉及小鹿情感多个团队。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因存在“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情形,从2019年5月至11月,6个月时间内4次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湖南省律师协会婚姻家庭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主任万薇认为,小鹿情感平台把情感做成了一门生意,其交易行为就要受到市场约束,就应当做到公开透明,连合同都没有,甚至连服务内容都不清楚。

▲为刘茵提供挽回服务的“导师”安东拥有多个头衔,自称成功率98% 。受访者供图

导师:“不管男人怎么想,我绝不会松手”

小鹿情感在回复刘茵时提到,其提供的仅是为用户链接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以及婚姻家庭咨询师提供咨询服务,无法保证课程效果及结果。

究竟是怎样的课程内容呢?

记者尝试下载了“小鹿情感”APP,打开APP后,平台首先要求填写资料,其次选择问题:1、分手挽回;2、婚姻家庭(保婚、离婚、亲子)。记者选择了分手挽回一项,在求助页面,记者点开了一段名为《桃花老师—教你3招解决不同阶段的挽回》音频。

和安东类似,该名导师拥有多个头衔,包括“二级心理咨询师”、“一级婚姻咨询师”、“情感挽回专家”、“心理疏导教练”,自称擅长分手急速挽回。从事心理咨询行业6年。

“有的姑娘是因为别的女人参加进来而分手,我们会认输吗?我们一定要赢。不管男人是怎么去想的,不管你现在是什么心理,对不起,我绝不会松手。”桃花老师说。

小鹿情感官微推送的一篇标题为《小鹿情感:没有挽回不了的爱,你从来不是孤立无援!》文章开篇提到,小鹿情感常常听到女人抱怨感情变淡的各种吐槽。文章称感情变淡的原因是,“因为你给的不是他想要的。”文章称,90%以上的出轨男人都是可以挽回的,重要的是找出男人出轨的原因。

“从文字内容来看,更多的是站在男性的角度,指责女性说你做的多么多么不好,你不会做人,你不会说话等等。”湖南省律师协会婚姻家庭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主任万薇说,分手后是一个人情感非常脆弱的时候,这并不是适合做决定的时候,可能是“病急乱投医”,看谁能帮她,她就会想要去找谁。

万薇说,这些推文恰好迎合了她们的心理,愿意把钱掏出来。但小鹿情感平台提供的服务内容并不是站在一个平等的两性修复的基础上,只是告诉女性怎么去挽回男人的心,其方法和策略是站在矮化女性、贬低女性的角度,否认女性在一段感情当中的付出,只看到分手了就是你不对,这是非常不公平的。这并不是在真正建构平等的恋爱或婚姻关系,这和女德班有什么差别呢?

万薇表示,尽管是线上服务,购买小鹿情感服务缺乏电子合同。合同中会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包括服务周期,复合指标是什么,显然小鹿情感的指标并不明确。

湖南仁本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舒蓉月认为,从小鹿情感app的软文来看,这实际上和最近网络上引起热议的pua(pick up art)有些雷同,大致意思就是指通过话术来控制情绪上处于弱势地位的人。

舒蓉月说,小鹿app的文章一上来就先剖析被出轨方、被遗弃方的情绪问题,进而用“画饼充饥”的方式让消费者相信所谓“保证和好,恢复如初”,但实质上是涉嫌通过pua来欺骗消费者。

舒蓉月认为,学员和小鹿情感app实际上没有达成具体协议,小鹿情感能提供哪些服务本身就十分混乱。据小鹿的营销广告来看,其承诺和保证并没有做到。因此,消费者可以追究该部分的责任。

小鹿情感年收入上亿  面试者:成为导师没啥要求

据官网介绍,小鹿情感隶属于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有限公司,通过内容与服务平台,服务超过1200万注册用户。工商资料显示,小鹿情感在3年里拿下了5轮数亿元的融资。

据长江日报报道,2017年“小鹿情感”营业收入近2亿元。2018年,巫家民在一次采访中还表示,“未来5年,达到30亿元的营收,员工达到8000人,服务100万付费用户”。

2019年12月31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东四环外的远策中心3层,该公司的玻璃门上印着“魅动力”三个字样,而进入该公司则需要门禁。

记者以咨询脱单为由进入该公司,记者注意到,偌大的大厅差不多有200平米左右,在大厅的东侧有5排工作工位,大概有50个左右,在隔出一侧屋内,大概也有50个工位左右。

一位自称“小鹿”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小鹿情感咨询平台是以视频直播、音频教学以及社交媒体的实时沟通,可以随时随地享受课程服务,用户随时反馈问题,咨询师随时跟进课程进度“学员全国各地都有,甚至遍布全世界”。

根据天眼查信息,2018年5月至2019年5月,一年时间内,由于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进行了2次行政处罚。

上述工作人员介绍,课程价格大概分为四个档位,分别是1499元,3899元,8800元,12800元。1499元和3899元的学习周期分别是15天,30天,采用一对多模式,不同在于学习模块。包括与异性交流、穿着、谈话技巧等模块。而8800元和12800元的则是采用一对一模式。

“不管成功与否,都不会退款!”该工作人员介绍,不管是是否成功脱单,但是已经学习相关的课程了就不会退款。在小鹿平台上,除了有小鹿自己家庭情感导师之外,平台还入驻了超300个咨询师团队,这些咨询团队入驻平台需要交纳一定的费用。

▲小鹿情感创始人巫家民。图源于网络

如果入驻的团队收了钱,不给客户提供服务出了问题怎么办?该工作人员称:“对于入驻平台的团队,确实存在把控力度比较小,不可能达到完全监督的问题。如果有了问题,可以找平台处理,平台会对其进行处罚。”

“就要求你进行自我介绍,没提其他要求,第二天就通知我通过面试了。”成功应聘小鹿情感导师岗位的江女士表示,自己大学本科毕业,未婚,没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等从业经历。她表示,由于待遇较差,自己放弃了。小鹿情感导师的待遇结构是底薪4000元加提成。

“导师”安东的头像信息显示,其拥有包括“一级情感护理师”、“二级心理咨询师”、“高级婚姻家庭师”、“高级情感护理顾问”等多个头衔。

2020年1月2日,就上述资质的真实性,记者尝试联系“导师”安东,但未获其回复。

“他所谓的情感专家,你没有办法去核实他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资质。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你的导师决定了你的服务质量。”万薇表示,小鹿情感缺乏完备的售后系统,出现问题后,没有相应的投诉处理能力,消费者只能走工商局途径维权。

就是否存在虚假宣传以及收费无合同无发票等问题,2020年1月2日,记者致电小鹿情感北京办公室,工作人员称,“这个事情,我不清楚,建议你跟当事人联系或者联系客服”。

随后,记者致电客服,客服称,由于非用户本人致电,他们不接受相关信息的询问,涉及采访的问题,建议记者通过官网上的邮箱联系。

接着,记者向官网上“媒体采访”联系人陈先生发送采访邮件,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京ICP备18056290号 www.newjingji.com © 2019